·网上报名·咨询留言

 
当前位置   首页 >> 德育工作 >> 专题教育 >> 胡鞍钢教授--幼教反例师范
 

胡鞍钢教授--幼教反例师范

更新时间:2013-07-24  来源:四川师范大学幼师学院  作者:四川师范大学幼师学院  点击:1162

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说从林子里飞出一只异鸟,人们或许会信。
学校大了,各色人等都有。说从大学校园里窜出一头野兽,人们还会相信吗?
我会!当我看到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发表的鼓吹敌视、剿灭公民社会的文字人民社会为何优于公民社会》时,胡鞍钢在我眼里,分明是一头人面兽!
我之所以把他称为“兽”,因为他向往、迷恋、乃至迫不及待地要把人们赶进只适宜野兽生存的丛林社会。
这个现代版的丛林社会,他起了一个动听的名字,叫“人民社会”!
在胡鞍钢的笔下,这样的“社会”中,人们不需要独立思想,不能够自由说话,不配享有法律,不允许结社,当然,更不能有向山大王搞游行、示威、抗议的合法举动。在这个社会中,判断你是否符合“人民”的秘笈,永远牢牢地掌握在山大王手中,因时而异,因势而异,不容他人置喙。若你沾惹上违反上述山规的一点嫌疑,则立即不符合“人民”的标准,开除“人民”队伍。总之,这个人民既好当又不好当。正因为胡鞍钢怕你当不好“人民”,所以为你着想,这个自封的专门研究“国情”的顶级智囊在文中绝口不提自由、民主、法治、宪政、人权这些可能“污染”你、“毒化”你、“西化”你的公民知识。相反,还明言警告你,这一套东西只会在邪恶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市民社会”中才存在。与“市民”相对立的“人民”不屑用,也不必用。大家看,胡鞍钢心目中的“人民社会”,不是只有野兽出没的弱肉强食、没有规则的丛林是什么!大概正是基于这个原因,他断言,“人民社会”的理念不是“舶来品”,而是“源于有中华民族”之时,只不过现在由他经手提炼“创新”出来了。“有中华民族”之时的起点,不正是野兽主宰大地的“丛林社会”吗?
据胡鞍钢说,这个社会的“首要任务是改善民生”,即人能吃饱睡好就行了,其他理想啊信仰啊文化啊法律啊一律不属于“首要任务”。至于“首要任命”完成之后,“人民”还有没有次要任务或其他任务,胡鞍钢在文中一字未提。似乎这个“首要任务”在这个社会永远也完成不了,也永远是唯一任务,即令这个社会已经是“空前的盛世”,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富得流油可以向全世界馈送金钱。也似乎生活在这个社会的人们只配活着,什么第二层次第三层次的需要都不存在,活着即是首要又唯一的“任务”。
“人民社会”区别于其他社会的特征在哪里?胡鞍钢说了:“与西方的公民社会相比,人民社会由公有、公益、公平、公正等基本原则所组成,这里的‘公’相对“私”而言,‘人民’相对‘市民’而言,‘市民’注重的是私利,‘人民’注重公利和公益,但是并不排斥私利、私益。正是有了整体性的公利和公益,才有了每个人的私利、私益。”这段话是什么意思呢?我的理解是,生活在这个社会的人都叫“人民”,当上了“人民”,就要注重“公利和公益”,不然,你就不配叫“人民”了。你创造的财富,首先要满足公利公益的需要。比如,税费上缴最重是为了公利公益,三公消费特高是公利公益,领袖行宫是公利公益,官员豪华办公楼高级轿车等都是“整体性的公利和公益”,“人民”都应当而且必须“注重”,你若不“注重”,就不像“人民”了。那每个“人民”要不要基本生存条件呢?社会需不需要开支养活劳动者的“最低劳动力成本”呢!当然需要!不然,这样的社会怎么可能持续存在?所以,胡鞍钢很周全地考虑到了,称“但是并不排斥私利、私益”,意即对私利私益仅“不排斥”而已,“注重”则大可不必。于是,中国普通“人民”全球工资最低、劳动时间最长、享受的教育投入医疗投入不堪一提的低下状况就十分合情合理了。正像沙叶新先生在《中国动物各阶级的分析》一文所说的丛林社会,虎豹豺狼吃肉,兔子羊子吃草,牛马不仅出力还只能与羊子兔子一样吃草,猪的幸福是窝干食饱地活着,最后化为肉食者的一道佳肴。之所以下层人民还有一把“草”吃,就是出自这个人民社会“不排除私利私益”的恩典。
维持这样一种分配原则的“人民社会”,普通人民对私利私益过低不满怎么办?代表公利公益的特殊人民贪得无厌怎么办?社会矛盾激化到失控程度怎么办?胡鞍钢对此心劳计拙,只好重新祭出毛式治国法宝,胡说什么“人民社会的治理方式是走群众路线”。“人民社会”的人民平时可以被剥夺一切政治权利,可以没有选举权、没有参与权、没有言论自由权、没有对公权力的监督权,国家可以不要宪政,没有正常秩序,没有正常的立法、司法、行政管理,军国大计只能出于一个人或少数人的一念之间。一旦有“人民”要走“群众路线”了,另一部分“人民”则必须随时配合,充当大搞“群众路线”开展“群众运动”时得心应手的工具,上面“指到哪里,打到哪里”。胡鞍钢自以为聪明过人,其实,这种“治理方式”,不正是专制或人治吗?不正是毛式“阶级斗争,一抓就灵”“八亿人口,不斗行吗”的翻版吗?不正是第二代领导集体坚决表态不再搞的“运动治国”吗?
胡鞍钢内心也知道,在民主化潮流势不可挡的国际环境下,建立这样一个高度专制的“人民社会”难度有点大,以他的地位、声望、能力来“创新”这样一个倒行逆施的“人民社会”肯定力不从心,于是,他釆取了“狐假虎威”的方式,大量引用“最高指示”来为自己壮胆打气。什么毛伟人的“人民,只有人民”啊,走“群众路线”啊,新书记的“中国梦”啊,都一一搬将出来,“包着自己,去吓唬别人”。殊不知中国人民早就领教过在毛泽东时代当“人民”的种种滋味,也绝不会掠毛之美,自认为是创造中国“反右”“大跃进”“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这些“历史”的“动力”。经历过被毛的“群众路线”运动过的人们,对那种无法无天、无情无义的一个又一个“运动”,不少人至今还心有余悸,不少毛时代“运动”制造的冤假错案尽管时过几十年,留在当事人心头的创伤还难以平复。现在再提这一套,管用么?至于习总说的“中国梦”,绝大多数人是与构建“把权力关进笼子里”的“法治社会”联系在一起的,与胡鞍钢杜撰的“人民社会”八竿子打不着!妄图假虎威以售其奸的胡鞍钢,大概又要失望了!
那么,胡鞍钢究竟算是从清华校园里跑出来的一头什么样的怪兽呢?从他妄图阻挡中国走向现代文明要迫使中国人民再次回到丛林社会的治国理念看,他有一颗兽心是可以肯定的。他诋毁法治社会的目的是为了给权贵阶层谋利,像“为虎作伥”中的“伥”,他污蔑“公民社会”的唁唁状对人民大众来说像恶狗,对利益集团来说那听话的模样像鲁迅笔下的叭儿狗,他“狐假虎威”的言说方式像狡猾的狐狸,从他又有能用中文写文章的本事看,我还是从俗从众,喊他一声中国特色的叫兽吧!
上一篇:四川师范大学幼师学校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
下一篇:谈现在人的脾气--四川师范大学幼师

 

 

Copyright © 四川成都师范大学幼师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学校地址:中国·四川·成都 办公室联系电话:028-69958685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技术支持:金鸾工作室 蜀ICP备09287574号